那个穿破旧工作服的是我爸

心灵鸡汤 花之心语美文 暂无评论

你一直是我的英雄,牵着你的手,我才能走到远方

那个穿破旧工作服的是我爸

1

听奶奶说,你上学时是称霸一条街的领头大哥,喜欢打架,村里孩子都怕你,逃课爬树,和一群人去河里抓鱼虾。爷爷知道后抓着棍子要打你,你天生性格倔,爬房顶不下来,死活不肯低头认错。

除了霸道你还很调皮,有一次,你偷了奶奶的钱,买了糖后,拿着剩下的钱,在大榕树旁挖个坑,把剩下的钱放进去埋起来,奶奶问钱去哪了,你死活不肯说,当时的10块钱可是一家人开销啊!后来奶奶急哭了,坐地上抹眼泪,你才赶紧把钱从树下挖出来还给奶奶。

8岁的我好奇的听着你小时候的趣事,有些怀疑奶奶说的话。面前这个刚刚惹妈妈生气,跳起来灵巧的躲开妈妈扔过来的扫帚,缩缩脖子,嬉皮笑脸哄老婆的你,小时候也会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哥呢!

那时听同桌说,她最怕的人是爸爸,威严,有距离感,而这些词从未在你身上出现过,记忆中,你更像是一个穿着大人皮囊的小孩,扮成小猫笨拙的哄着爱哭的我;给我妈模仿我看大象时呆萌的表情;讲一些俏皮话逗我开心;在我犯错时追着我跑,还吓唬我说要用你的胡子扎我。

也只有在工作时,你才会收起大大咧咧的“孩子气”。你在16岁时学习了修摩托,从此修摩托车成了你大半辈子的工作。

工作时,你常常会穿一件蓝色工作服,旁边散落一地的修理工具, 你弯着腰蹲在地上,拿着钳子仔细检查机器零件,然后开始松动螺丝,时间一长,工作服上沾了很多油渍,深一块,浅一块洗也洗不掉,领口也开始磨出毛边,看上去破烂不堪,可你总也不舍得扔掉,说是洗洗还能穿。

那时候,我上的小学离你的门市近,放学后,我总会先去你的门市玩。我撒娇着要吃雪糕,你忙着修理摩托车时,也会腾出一只沾满黑油的手,在旁边的布上擦擦,从口袋里掏出5角钱给我。

看我蹦蹦跳跳的买完雪糕乐滋滋的舔着,你不时的抬起头,目光寻找到我一脸宠溺的对我说:“看把你馋的啊!”我回以鬼脸,一边看着天边美丽的朝霞,一边看着你蹲在地上快要埋进摩托车里几乎静止的背影,猜想着你什么时候收工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我看到你身影晃了晃,挪动地方换了个姿势,欢呼雀跃的跑过去问你是不是收工了,你说马上就好,我撅撅嘴数着地上的石头等待你收工,半个小时候后,你终于站起来伸伸腰,长吁一口气,“收工了”!我开心的转着圈圈,和你踩着一地的月光洒下的碎银回家。

那时候我很黏你,以至于一听到亲戚逗我说我是捡来的时,我就扯着嗓子哭到声音沙哑,任别人怎么劝,还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,直到你闻迅而来抱着我说:“爸爸在呢!”我才会停止哭泣,那颗沉入海底惊恐的心才会慢慢平静下来,我紧紧的抓住你,像是抓住了一个可以抵达安全地带的木桩。

那个穿破旧工作服的是我爸

2

然而随着慢慢长大,我开始想要放开这个怀抱。中学的时候,你送我去了市里最好的学校,听同学讨论着她们的爸爸是哪个政府官员,问到我时我总沉默不语,青春期的敏感和自尊心像杂草一样疯长着,开始紧紧的捆绑着纯粹的父爱。

那天,我正看着同桌的进口零食咽口水呢,同学跑来告诉我楼下有人找我,我跑出教室,看到了一个和周围优美的环境极不协调的背影,洗不掉的油渍晕开在工作服上,微驼的背,一撮头发乱糟糟的竖立着,整个人看起来一身油腻,你转身看到楼上的我,一脸兴奋的朝我挥挥手,我赶紧跑下楼,自尊心剧烈燃烧的我把他拉到一边,板着脸冷眼质问道“谁让你来的?”“你昨天打电话说想吃芒果,我…”

“你来之前就不能换个衣服?”我不耐烦的打断你的话。看着不断路过的同学,脸憋的通红,“哦!”一个月未见女儿的兴奋在你的脸上消失,你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脸上闪过一丝落寞马上又换上笑容,“钱不够了给我打电话啊!”把芒果和一堆零食塞到我手上,然后快步的离开了,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,你再也没有进过我的学校,就算是送我去上学,你也会在离校门很远的地方就离开。

直到我上高二那年,那节英语课,内急的我想上厕所却没被允许,叛逆期的我和老师发生了冲突,老师把我的桌子拉到走廊上,不许我上课,我才知道闯了祸。手足无措的我哭着给你打电话,你在电话里着急的安慰着我,说你马上就到,挂了电话几个教导主任围着我进行批评教育,我淹没在一声高过一声的责备中,害怕的浑身颤抖着,不停的流眼泪。

半小时后你火急火燎的来了,我觉得有一份安全感在慢慢的靠近我,我看到你今天没有穿工作服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有些难过。

你穿着一身很多年前老式的衣服,鞋子破旧的已辩不出是什么颜色,你一脸赔笑着给领导递烟,我看到你递烟的手像树皮一样粗糙,皮肤被摩托零件磨损的没一块好,沟沟壑壑爬满你的双手,指甲缝里藏着修摩托车污垢,西装革履趾高气昂的领导,眼睛里闪过一丝轻蔑。

你瘦小的身影在我面移动着,“领导,对不起啊…”你弯腰道歉那瞬间,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什么都听不见了,只有奶奶那句话在我脑海里一遍遍的回响着“你爸可是称霸一条街的大哥,从来不愿意低头…”,悔恨的眼泪喷涌而出,流狂流不止。

一周后我回了学校。从此,我开始收敛起所有的叛逆,认真学习。

高三那年冬天,我忙着参加编导单招考试,辗转在各个城市,查路线,找考试的学校,报名,租房,晚上还要复习知识点。

那时,只学了一个月的编导的我压力很大,你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安抚我,两周的单招考试结束后,心仪的学校没发挥好。回家的车上,我心情很低落,全身的精气神被坏情绪吸光了,和你通电话时无精打采的。

晚上8点半,离家不远处,透过玻璃,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,戴着耳暖。听奶奶说,自从我给你买了这只耳暖,你每天都戴着,不肯摘下来。

你那件单薄的工作服被风呼啸刮起,灌满刺骨的寒冷。路灯下,你的背好像更驼了,戴着黑色旧式的老人帽,你一会搓手取暖,一会背手踱步,缓慢的,惨白的路灯打在你身上,孤独而又凄凉,我紧紧的盯着那个背影,眼泪不觉的流了下来。我长大了,你却越来越苍老了。

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“我来接你啊!”一路上我沉默不语,怕一开口,太炽烈的爱带出哭腔。后来听妈妈说,你在电话里听到我没发挥好,怕我想不开,收工后直接在回家的路口等我,在寒风里足足站了2个多小时。

那个穿破旧工作服的是我爸

3

大学快毕业的时候,我患了抑郁症,开始恐惧出门,整个暑假待在家里,躺在床上,一星期也不说一句话,听到稍微让我动怒的话就摔东西,你默默的把我摔得东西整理好,偶尔电话里听到我想吃汉堡包,马上放下所有的工作,骑摩托车送回家。在门口先试探的敲敲我房间的门,轻声的告诉我买了哪些我爱吃的。

有一次,你走进我的房间,看到我的手上有一道疤痕,你紧紧的盯着它,像是眼睛能立刻变成创可贴,缠绕在那道疤痕上,你沉默了一会儿,眼睛却没移开,调整情绪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问我:“怎么弄的?”我却分明听到了字里的颤抖,我看着你的眼睛,看到了藏在眼睛后面大片的泪水和心疼。

之后的每个晚上,你开始陪我散步,听我诉说,哭泣时给我递纸,静静的陪着我,我所有的泪水和恐惧在你面前肆意的铺展开,你收纳它,给它归属感,不用伪装开心,好的坏的都收下,回到家刚躺在床上,一盘削好的水果就放在我的房间的桌子上。

暑假过完,回学校一周后的一个晚上,我心悸的难受,接通你的电话,我一句话也不说,就开始大哭,哭的撕心裂肺,整个房间里回荡着我的痛苦。你在电话那头慌了神,不停问我怎么了,语气里满是心疼。

半夜12点,你满眼血丝的出现,敲着已锁的宿舍大门,一遍遍和寝管耐心的解释着要接女儿回家。

听说那天你听着我的哭声,心里一刀刀的被割开,躺在床上眼睛一直合不上,满脑子都是我的哭泣,“我的闺女啊!”你颤抖着一遍遍的重复这句话,浑身哆嗦着套上衣服立即开车去距家100多公里的学校接我。

回家的路上,长期被失眠,心悸,情绪低落折磨的我绝望的对你说:“爸,我该怎么办?我活不下去了,我就是个废物,什么都做不了。”听到这句话,你忽然一急刹车。

“可你是爸爸活下去的全部希望啊!别怕,我养你!”

我看着那件熟悉的工作服,依然是记忆里的样子,什么都没变,什么却都变了。坐在驾驶座上的你,背和座位之间留着缝隙,因常年弯腰修摩托车,背驼的已不能完全贴靠在座位的的后背,肩膀没了以前宽大,反而变得松松垮垮,因为白发越来越多,直接剃光了头发,几乎能看到头皮,稀稀拉拉长出几根还是白发,在路灯闪烁下,刺痛的扎进我的眼睛里,顿时泪如雨下,时光你慢点!

我想说妈妈前几天告诉我,高中那次我之所以能回学校,是因为你一连几天守在领导办公室,请领导吃饭上礼我才能重新回学校,那时家里还欠着债,你连穿破的工作服都不舍的买新的,你不肯告诉我,怕我有压力。

脑海里开始浮现一个个的画面:被不懂事的我惹到浑身颤抖,也不舍的打我的你;痛经时给我煮姜糖,不让我碰凉水的你;成绩考不好时怕我挨打,替我瞒着严厉的妈妈,偷偷去给我开家长会的你…

一个人可以一直看到光,从容的走下去,是因为身边有一个很爱她的人守护她,为她挡住所有的黑暗,那个人就是爸爸。

后记:

长大后,有一次我问姐姐,为什么小时候从不和我抢东西,姐姐说,你告诉她,我小时候体弱多病,做过几次大手术,死里逃生才活了下来,所以你总告诉她要让着我。

书上有一句话说“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”,我想,我一定是你最爱的那个情人。

 

转载请注明:花之心语美文 » 那个穿破旧工作服的是我爸

喜欢 ()or分享